各国的科技力量正在摩拳擦掌,争夺深海矿产资源的战斗迫在眉睫。

2017年5月25日,蛟龙载人潜水器潜入马里亚纳海沟挑战者深渊北坡获取岩石样本。

图片/新华社深海采矿国际对抗记者/中国新闻周刊第915期王燕发,2019年9月9日。今年7月中旬至下旬,国际海底管理局在其牙买加金斯敦总部举行了第二十五届会议第二期会议。

来自世界各地160多个成员国的代表讨论了未来全球深海矿产开发的相关议程。

在会议间隙,十几名环保志愿者默默地举着一个黄色标语,上面写着“无意识”(反对无意识)。和平示威持续了半天,没有扰乱当地交通和法律秩序。

一些环保专家认为,深海采矿将导致一些独特物种的灭绝,破坏深海沉积物的固碳效应,加剧气候变化,并影响全球数十亿人的食品安全。

他们认为,管理局及其领导的谈判恰恰反映了国际海洋废弃物管理问题,这一进程危及世界海洋健康。

国际海洋治理妥协国际海底区域(Deep Sea Seabed Area)是指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海床和洋底及其底土,不属于任何国家管辖的海域。其外围边界是沿海国的大陆架,上覆水域是公海,约占海洋总面积的60%。

深海海底区域有三种主要矿物资源,即多金属结核、多金属硫化物和富钴铁锰结壳。

其中,多金属结核分布在海底,深度为4000-6000米,含有丰富的金属元素,如锰、镍、铁、钴、铜等。

到20世纪90年代末,后两种矿产资源相继被发现。

多金属硫化物形成于海底1000-4000米深处火山活动的“黑色烟囱”周围,富含铜、锌、铅、金、银等贵金属。

富钴结壳主要存在于海山以及水深800米至2500米的高原顶部和斜坡上。它们富含钴、铁和锰元素,以及贵金属如铂和稀土元素如钛、钨和钼。

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设立了国际海底管理局,作为管理国际海底区域及其资源的权威组织。

《公约》还规定,该区域的人类活动必须造福全人类,强调经济利益和相关经济利益必须建立在全人类平等分配的基础上。

任何投资者和承包者如想在海底区域开展矿物开采活动,均应遵守管理局的相关条例。

迄今为止,《公约》的168个缔约国(组织)是管理局成员。

美国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加入《公约》,也不是管理局成员。

管理局在2012年之前完成了深海矿物勘探规章的制定。此后,管理局的主要工作侧重于讨论深海矿物开发的相关条例、国家间的经济分配模式、承包者的商业利益和潜在环境影响。

国际海底区域的探矿和采矿由管理局监管,管理局已向各国和企业颁发了总共29份海底勘探许可证,涵盖所有三种深海金属矿物。

参加管理局会议的阿尔及利亚代表在会议上说,如果没有管理局的存在,“国际海底区域将成为一个新的殖民地,由少数受益者占据,但不会给全人类带来好处。

“在管理局会议期间,牙买加科技大学校长史蒂芬·瓦钱尼(StephenVasciannie)在一次演讲中说:“长期以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海底资源持有不同的态度。管理局是基于不同观点形成的妥协。为了使有能力开发海底资源的各个国家分享人类的这一共同自然遗产。

“对管理局的存在和作用不乏反对和批评,说它过分强调发展而忽视保护。

深海保护联盟法律和政策顾问邓康柯里(DuncanCurrie)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管理局秘书处过于支持深海采矿,甚至表示深海采矿可以减缓陆地采矿造成的环境破坏。

“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管理局会议的上海交通大学开元法学院尊敬的薛桂芳教授指出,管理局目前面临两大挑战:一是深海资源开发与陆地金属市场之间潜在的竞争关系,二是深海采矿对环境的影响。

她说:“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完全同意环境保护组织的价值观及其对管理局的批评,因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明确规定了海底资源的开发,考虑到人类的共同利益并减少对环境的损害。

”中国的立场中国从1970年代就开始积极参与国际海洋法公约谈判,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秘书长刘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到1980年代初,中国开始投入力量到深海矿产的调查领域,而此时,一些发达西方国家对多金属结核的调查已基本接近尾声并开始转向多金属硫化物及富钴结壳的探索。“中国的立场中国自1970年代以来一直积极参与《国际海洋法公约》的谈判。中国海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秘书长刘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到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已经开始投资深海矿产的调查。此时,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多金属结核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多金属硫化物和富钴结壳的勘探已经开始。

中国于1996年加入《公约》,成为管理局的第一个成员。

一名中国代表团成员在会议间隙向记者透露,与一些成员国为尽快实现商业开采而推动尽快颁布《深海矿产开发条例》不同,中国一直建议管理局的发展条例不应仓促制定。

代表团成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对管理局的工作给予了持续和强有力的支持,并根据共同利益原则,向发展中国家的专业人员提供了深海勘探方面的免费技术培训。

“中国明年将成为管理局的最大捐助国。

”代表说。

邓康柯里(DuncanCurrie)还肯定了中国在制定管理局议程方面的建设性作用:“中国一直在倡导人类共同利益的原则,支持更公平的利益分配经济模式,并一直提议减缓海底矿产商业开发的步伐。

目前,中国已获得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的四个矿区的勘探许可证,涵盖所有三种深海金属矿物。

最近,中国公司申请的第五个探矿区也已获得管理局理事会的批准。迄今为止,无论从数量还是勘探覆盖面来看,中国的深海勘探保证区都是成员国中最大的。

过去20年是中国大力发展深海技术的时期。

“从1991年到今年8月底,我们已经进行了56次海洋调查航行。

”刘边峰一边打开手机上的应用程序,一边向记者展示。

在地图上,研究船的位置清晰可见,其中两艘正在太平洋执行任务。

“这两个分别是海洋6号和向阳红10号,”刘枫继续说道。“另一艘海洋1号于8月28日从青岛启航,进行东太平洋深海勘探的第56次航行。

缺席的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对多金属结核进行调查和研究的国家之一。自1960年代以来,美国继续开展海底多金属结核研究活动。到1980年代,美国对深海多金属结核的调查和勘探基本完成,多金属结核勘探区在东太平洋和夏威夷东南部的海底划定。

出于各种原因,美国没有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不是管理局成员。它仅作为观察员出席管理局的相关会议。

在7月23日的演讲中,史蒂芬·瓦钱尼(StephenVasciannie)教授指出,美国的缺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甚至会导致国际法上的持续争议,成为一个重大问题。

英国中央兰开夏郡大学法学院的邹克元(Zou Keyuan)在一篇相关文章中表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的提议一直没有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采纳,并开始以“公海自由”为由起草国内法,授权美国企业参与国际海底区域的采矿。

美国于1980年颁布了《深海海底硬矿物资源法》,规定美国政府可以向其公民和企业颁发勘探和开发国际海底资源的许可证。

1984年,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根据国内立法向美国的四个国际财团颁发了勘探许可证。

目前,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2011年获得了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勘探许可证。勘探区由三个区块组成,总面积为243,000平方公里。迄今为止,美国声称拥有所有权。

美国遗产基金会学者史蒂夫·洛夫斯(StevenGroves)在2012年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可以在不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情况下开放深海采矿”的文章。他认为,如果加入《公约》不利于美国的深海采矿业,他将被动地受到管理局的控制和约束,并被迫为后来的利益分享向管理局支付特许权使用费。

“那些已经加入《公约》的国家不能阻止美国和任何其他国家在海底采矿,就像在公海上航行、捕鱼和飞行的自由一样。

史蒂文斯写道。

“据我所知,美国国内商界和学术界呼吁美国尽快加入该公约,但就现政府而言,这是非常困难的。

薛桂芳认为,如果美国能够尽快批准该公约,将会给其许多公司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

虽然有关深海矿产开发的法规已经讨论了几年,但还不知道何时颁布,即深海开发的商业化进程何时到来。

在会议期间,一个勘探矿区的承包商告诉记者,作为一个私营企业,它对开发条例的出台出现延误感到担忧。

“我们已经在合同领域投入了大量的研究和探索,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确定将来是否能够盈利,尤其是现在环保机构的反对声如此之高。

”承包商说。

7月底,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发布了一份科学研究报告,表明海底矿物的开采将导致一种蜗牛的迫在眉睫的危险,这种蜗牛只分布在西太平洋的三个区域,正好覆盖管理局的勘探合同区。

对此,薛桂芳认为,承包者的利益和环境因素在管理局的最后决定中应该同等重要。

若干专家和代表团成员说,由于各方利益不可调和,目前的讨论进展缓慢,这意味着管理局采用2020年发展条例的可能性非常低。这对环保主义者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至少暂时延缓了人类对海床的大规模破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