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的尖子生在6年内骗走了中国7000亿元,被判入狱8年,愿意做叛徒吗?!

他的名字叫胡士泰。

中国在中国出生和长大,北京大学毕业但入籍为澳大利亚服务。

不到六年,他给中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7000亿元!过了一会儿,“澳大利亚人”服刑期满后被释放出狱。

八年前,因力拓案在中国被判入狱的澳大利亚商人胡士泰获释出狱。

十多年前,中国钢铁工业不得不吞下每年“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的苦果。这个胡士泰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贡献者”。

胡士泰(Hu Shitai),中国澳大利亚人,力拓集团(Rio Tinto Group)驻上海(世界三大矿业之一)前首席代表,长期以来一直在与中国钢铁行业谈判一项长期铁矿石合作协议。

他于2009年被捕,并于2010年因侵犯商业秘密罪被判处10年徒刑。由于遵守监管规则和纪律,遵守管理教育,他后来被减刑为2年。

1997年,随着澳大利亚移民局“入籍申请”的通过,毕业于中国天津的北京大学的胡士泰(Hu Shitai)从世界上永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澳大利亚人SternHu。

那一年,成功入籍澳大利亚的胡士泰,作为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力拓(Rio Tinto)的员工,为“祖国”做出了他的第一份贡献:在他的倡议下,熟悉中国当地条件和习俗的胡士泰,被调到力拓担任中国的贸易代表。

与其他“外国代表”不同,胡士泰回国后并没有急于巩固合作伙伴,开拓市场。在六年的时间里,他做了一件事:请客,吃喝!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在其他外国同事眼里,纯粹是“无用的”,却被公司重用和提拔了!胡士泰当然不仅仅是吃饭。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走遍了中国各地,包括宝钢、首钢、新钢、平钢等大小钢厂。在中国独特的“酒桌上文化”的渗透下,在交友和谈论工作的幌子下,他已经形成了以胡士泰和身后的澳大利亚力拓公司为核心的“朋友圈”,在短短两年内连接了几十家中国大大小小的钢铁厂。给大钢厂的老板一支烟,胡士泰就能帮助小钢厂节省急需的铁矿石配额。邀请一群“小钢厂主”吃饭,胡士泰可以帮助大钢厂迅速抛售“库存钢材”。在胡士泰的胸前,酒桌上的“朋友”经常获得力拓的矿石涨价豁免。当然,最重要的是帮助“朋友”热心和“老朋友”迎头赶上,比如原材料库存周转天数、进口矿石的平均成本、每吨钢的毛利、生铁单耗和许多其他高度机密的工业数据都被连续送到力拓的办公桌上。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掌握了原料库存数目,就可以针对性的对铁矿生产进行调控;掌握了进口矿平均成本,就可以策划出对力拓更有利的价格竞争方案;掌握了生产毛利、单位消耗等,又可以针对性的在矿石品质、价格上做手脚;总之,在胡士泰的“交游”下,当年力拓公司对于中国钢铁生产实际情况的了解,甚至已经超过了同期的国家工信部!2003年,是胡士泰的“转折年”。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掌握了库存原材料的数量,我们就能相应地控制铁矿石的生产。掌握了进口矿石的平均成本后,人们可以为力拓制定一个更有利的价格竞争方案。掌握生产毛利、单耗等。,并能在矿石质量、价格操纵上有针对性;简而言之,在胡锦涛的“朋友”之下,力拓对当年中国钢铁生产实际情况的了解甚至超过了同期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2003年是胡士泰的“转折年”。

今年,在“大发展”的背景下,中国钢铁企业正式加入与世界三大矿山(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巴西力拓和巴西淡水河谷)的谈判。

然而,在实际谈判中,几乎所有关键生产数据都已完全暴露的中国,仍在不知不觉中与“三大卖家”玩谈判把戏!从2004年到2007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每年上涨71.5%。这种痛苦的“谈判失败”甚至让当时的中国钢铁协会秘书长罗炳生不止一次向他这边抱怨:他们(三大矿山)就像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武空一样,他们可以每次踩我们痛苦的脚,无所不知!谁是罪魁祸首?胡士泰!2008年,在中国钢铁协会的组织下,中国决定利用买方市场的“经济危机”来扭转铁矿石谈判的局面。然而,在谈判最关键的时刻,胡士泰代表力拓和江西平钢绕过中国钢铁协会,在市场外秘密签署了一份10年、1000万吨的“长协会采矿合同”。

这个消息是致命的:在不到7天的时间里,中国钢铁协会谈判保护伞下的许多中小型钢铁厂已经秘密参与力拓的合同签署,中国的谈判阵营“名存实亡”!那一年,失败的中国钢铁阵营被迫接受澳大利亚的要求,即力拓铁矿石价格比2007年上涨85.42%。

2009年7月初,当中国和“三大卖家”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陷入僵局时,胡士泰在其朋友圈的介绍下,找到了时任首钢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谭宜欣。

交易达成后,力拓每吨卖给中国的矿石获得2美元的巨额回扣,谭宜欣彻底动摇了中国谈判的底线!在“内幕人士”的背叛下,中国的铁矿石谈判再次分裂到底,中国钢铁协会与所有中国钢厂联合降价的计划再次落空。

2009年谈判的破裂让中国官员注意到了胡锦涛的成功。

仅仅一个月后,胡士泰在检查机关的逮捕下被捕。胡士泰被捕后,时任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与中国进行了“最高谈判”。然而,当没有人来的时候,中国判处胡士泰十年徒刑。

仅在六年时间里,它就帮助澳大利亚吞下了中国的7000亿元人民币。一个人贡献了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10%,并想参选?没门。在那些日子里,中国对胡士泰的严厉判决与其说是对7000亿国家损失的公正,不如说是对其他国家的一个榜样。你知道,中国不只一个胡士泰。

2012年,一家外资在山西以合作为由窃取了河南田瑞铸钢车轮技术,并最终以田瑞窃取商业秘密为由对中国发起了美国337调查。2013年,美国公司“马卡”聘请中国三一美国员工兰宁窃取“可变位置配重(VPC)技术”。掌握这项技术后,美国公司对三一重工提出了一系列侵权指控…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中国本土技术和资本市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觊觎中国的“眼睛”。

然而,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我们许多具有相当商业价值的“秘密”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保护!胡士泰可以在一顿饭中获得铁矿石库存的信息,并找出一根香烟中铁矿石的平均进口成本。然而,这种类似于“荒谬”的秘密泄露,实际上发生在几年前。

是因为没有“保密意识”吗?我们不同意这个借口!归根结底,它仍然是一些关键行业的“佼佼者”。对于“商业间谍”的真实性质,没有大的图景和清晰的观点。此时,首钢矿业前总经理谭宜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贸易谈判的最关键时刻,为了自己的钱包,什么国家利益,国家荣誉感,都是扯淡!谁放弃了所有这些诱惑?千千到处都是“胡士泰”!毕竟,尽管土壤需要改良,种子也需要严格控制。“胡士泰式”是一种邪恶的种子,是一个商业间谍,在交友的幌子下窃取国家商业秘密,腐化国家公职人员。因此,我们对这些人的态度是:在法律范围内,我们不会容忍他们!结论:尽管由于“胡适泰案”事件,中国钢铁企业最终在维护自身利益方面取得了重大胜利。有些事情值得思考。胡适太,作为一个黄皮肤的中国人,憎恨奉承他的新主人,憎恨失去他的根,憎恨放下他的尊严,憎恨为了荣誉背叛他的国家。然而,一击不中。一些国内企业的涉案人员利用自己的权力,违背自己的良心,为了一点点利润而出卖国家利益。这和“叛徒”有什么区别?!在中国复兴的道路上,我们肯定会遇到许多困难。许多国家会想方设法搞一些卑鄙的手段来伤害中国。此时,我们只能先稳定我们的内部队伍,才能抵御外敌的渗透。只要我们团结起来,把它们变成一连串的把戏,我们注定会成为历史上的笑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