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知三年展」 情之时代在名古屋

为日本第四大都市仅次于东京,横滨,与大阪,位居本州大岛的,又名「中京」,爱知县的首府。2005年爱知世界博览会,创下超过2千万人入园的纪录,因为这个缘故,爱知县决定在2010年推出每三年一次的「爱知三年展」,以介绍前卫艺术为目的,地点分散在爱知县的不同城市。 性别平等 男女艺术家五五比第四届爱知三年展,邀请媒体人津田大介担任艺术总监,他顶着一头染金长髮,媒体改造者,提出「情之时代(Taming Y/Our Passion)」,当代社会「热情」常被「讯息」煽动,结果造成社会分裂。记者发布会里,津田特别强调男女平等,试图在保守的右派城市,达到男女艺术家五五比例,在日本算是创举。 展出地点除爱知艺术文化中心(Aichi Arts Center )、名古屋市 ( Nagoya City Art Museum)与丰田市美术馆(Toyota City Museum)外,还有四道间/丹顿寺(Shikemichi/Endoji)。爱知艺术文化中心位于地铁站「荣(Sakae)」,出口步行约3分钟;名古屋市美术馆从「荣」出站后约步行7分钟。「荣」充满年轻活力,因为美术馆的加入,又多了文化气息。四间道位于名古屋车站旁1740年代建造的古街。至于丰田市美术馆则位于爱知县东方的丰田市,从名古屋前往,开车约40分钟,火车则超过1小时。爱知艺术文化中心 齐陈各国当代艺术巨大建筑物共12层,大楼内有图书馆、音乐厅、爱知县立美术馆与展览中心,一楼大厅,墨西哥艺术家Pia Camil编织作品「正面幕薕(Front Curtain)」,15公尺大墙,使用音乐宣传用的T恤,不同设计与颜色的衣服来自不同的唱片宣传,衣服里安装扩音器,艺术家鼓励大家使用扩音器作为开幕使用的扬声器。三年展作品主要在8、10楼,也零星出现在公共区域的楼层。从10楼开始,日本团体Dividual Inc作品「最后遗言(Last Words/Type Trace)」鼓励观众想像并写下自己临终前遗言。文谷有佳里的作品「玻璃素描(Drawing on Glass)」则使用铅笔,原子笔,炭笔及马克笔在纸、玻璃绘製线条素描。美国女艺术家Heather Dewey-Hagborgy以纽约公共场所捡到的烟蒂,头髮,口香糖,以DNA资料,重新创造出人的脸型。未来世界,收集人类基因会比收集大数据重要。日本国际艺术家田中功起4年前在威尼斯双年崭获「特别瞩目奖」,社群里如何协同创作,以诙谐方式嘲讽我们熟悉的社会政治现况,一群人一起剪髮、做诗、睡觉等。新作「抽象/家庭(Abstract/Family)」集合来自不同国籍的「混血儿(Hafu)」担任主角,突显日本社会对于Hafu的歧视依旧存在。奥地利女艺术家Anna Witt 以「60分钟微笑(60 Minutes Smiling)」长度的录像,彰显一群西装笔挺男女单一的姿势站立,脸上不停展现微笑,像是媒体拍照的样貌。瑞士艺术家Ugo Rondinone则是日本双年展的常客,他经典的彩虹字体雕刻,经常安置在双年展入口,这次他带来了小丑作品,由一个小丑在24小时内做出45个不同表情与动作(做梦,放屁,祈祷,说谎…),这45个模型或站或卧,带着一层面具的小丑,哀伤表情让人难忘。秘鲁女艺术家Claudia Martinez Garay以白色空间陈列包括破陶件,器皿,玉米,人骨等物件,透过原住民传统方式製作;另一个黑房间,微摄影游走在这些陶间、器皿间形成山水风景,影片的配音独白来自一位1,200年前,Claudia在研究秘鲁历史时发掘的一位男士,她让他活过来,跟我们述说着过去的历史。 日本艺术家伊藤先生(Gabin Ito)以製作动画人物PaRappa闻名,他为本届三年展创造一个多媒体杂誌名为「近代艺术杂誌(Modernfart Magazine)」,强调书籍与杂誌的不同。自己是总编辑,杂誌有时效性,所以三年展结束,该作品也消失。「艺术与渗入(Art and Immersion)」则创造出声光影像的房间动画,投射、录像、诗词,传达短暂的声光美学。各国齐发 用艺术探讨国族政治进入8楼空间,韩国艺术家Park Chan-Kyong 展示7个灯箱,配合一个录像作品,俊美少年着军服,在山里游玩,脸上显露未成年的稚气。艺术家袁广鸣以空拍机取景,空无一人的西门町,仁爱圆环,台北车站,在每年一次的「万安演习」被净空,这件作品引起许多讨论,国外媒体表示怀疑,不知道这是台湾省现状;另一件水族箱里如童话故事般的美丽游乐园,欢乐气味被尾随的爆炸惊醒。伦敦艺术家James Bridle在大楼入口处地上,绘製一个像兇案现场的白线,但这白线很巨大,只能从大楼的楼上看到,是一架飞机的描线。 走入成排的韩国传统衣服墙,进入黑暗空间,韩国女艺术家Lim Minouk以装置及双频作品探讨韩国人的国家情感议题,同情、被撕裂都出现在录像作品。古巴艺术家Tania Bruguera作品「10,150,051」的数字出现在空白房间墙上,走入封闭的白空间,刺激的薄荷味进入眼睛,让你想哭,数字代表每年全球因为移民而死去的人数,且数字一直在增加中,走出来,手上会被盖上这个数字。南非女艺术家Candice Breitz作品分两组,名为「爱的故事( Love Story)」透过后方的六个面谈,访问六位离乡背井的人,为何要离开家乡,前方大萤幕,总结这些故事,透过好莱坞大明星茱莉安摩尔与亚历克鲍德温重新在镜头中演译。瑞士女画家 Mirian Cahn在1980年代以水彩画出核弹爆发的景象,作品出现的房屋,人与动物,经历可怕核难后的状况,两件录像作品安置在一个玻璃屋与楼梯间。日本艺术家加藤翼新作「2679」,则为爱知三年展製作影片,拍片地点位于爱知艺术文化中心对面的绿洲21大楼顶楼,古筝、三弦琴、击鼓乐手,共同演奏日本国歌,表演者彼此被绳子拉扯在一起,无法尽兴演奏。2679是日本曆法的2019,也是新的「令和」国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